超维术士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咕嘟嘟。

  咕嘟嘟——

  在如此紧张的时刻,突然听到连续两道呼噜水声,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。

  除了还在与汽浮之壁僵持的格鲁兹戴华德,执察者和波罗叶都回头看了眼。

  却见,那只虚空旅行家里的斑点狗,还是和以往那般,正扑棱着四只又短又胖的小肉腿,使劲的往“水面”浮,挣扎力度明显比之前要强了些,水声自然也大了点。

  “你的这只狗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波罗叶看向安格尔。

  安格尔赶紧摆手:“它不是我的狗!这只虚空旅行家,也不是我的!”

  安格尔的话,不是假话,波罗叶自然能看出来。只是话术这种东西,波罗叶也懂,要说这俩小家伙和安格尔没关系,波罗叶可不信。以虚空旅行家那强大的破空能力,估摸着就是安格尔给自己留的生路。

  只是,这俩小家伙毕竟不是什么强大的生物。安格尔真想当着他们面,被这只虚空旅行家破空带走,也基本不可能。

  所以,波罗叶没有继续关注,只是随口警告了一句:“不管这是不是你的狗,最好叫它给我闭嘴,咻罗!你也别想着靠这只虚空旅行家逃跑,你跑不掉的。”

  警告之后,波罗叶便回过头,继续关注着格鲁兹戴华德的情况。

  可还没过几秒,波罗叶就听到了身后传来“汪汪汪”的叫声。

  之前只是水声,现在直接开叫了,还那么的清晰?

  这是把它的警告当废话吗?

  波罗叶虽然不讨厌毛绒绒的动物,但它讨厌不听话的家伙,哪怕对方是只毛绒绒的奶狗!

  波罗叶猛地转头,目光直接看向斑点狗。

  这一看,却是让波罗叶眼神顿了顿……因为,这只斑点狗,不知什么时候,居然浮出了“水面”,正费力的从虚空旅行家的嘴巴里爬出来。

  一边爬,一边还奶声奶气的叫唤,头昂的可高可高,一副克服千难万险泅渡上岸的骄傲模样。

  “咻~罗!这家伙居然上岸了?”波罗叶惊讶的说了一句,然后倏地想到什么,猛一摇头:“不对,它本来就没溺水,而且上岸关我什么事?我是要它闭嘴!”

  波罗叶想起自己的目的,便挥起了一根粉嫩嫩的触手,朝着斑点狗扇去。

  波罗叶用的力量不大,但这只是相对的,以它那强悍的肉身,就算只用小小的力量,这一“鞭子”打下去,斑点狗也绝对会被打成肉泥。

  而斑点狗此时还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惨剧,并没有逃跑,而是用无辜又可怜的黑润眼神望着波罗叶。

  眼看着悲剧即将发生,一只手突然挡住了波罗叶的触手。

  斑点狗逃过一命。

  “咻罗?执察者?”波罗叶的眼神望向执察者,因为正是他出手拦住了自己。

  执察者淡淡道:“一只不懂事的小狗罢了,何必为它生气。”

  “咻——罗——你也知道这只是一只小狗罢了,执察者又何必为它得罪我?”波罗叶反唇相讥。

  执察者甩开波罗叶的触手,懒得和波罗叶争执。因为按照波罗叶的论调,争下去根本就没完没了。

  “不过,既然执察者都主动帮这只狗了,那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,放它一马。咻罗~”波罗叶向着执察者抛了个眼神。

  执察者自然明白波罗叶的意思:它言语中说着,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这只小奶狗的,显然是想借着放过小奶狗白赚他一个人情。

  波罗叶的这波操作,可以说是将它“自我”的性格,发挥的淋漓尽致。它完全忽略了,明明是它要先对付这只斑点狗。

  执察者可不愿就这么让波罗叶抢一个人情过去,他本来想反驳几句,但就在这时,他看了看那只小奶狗,又看了看一旁老神在在的安格尔,不知为何,那到了喉咙边上的话又吞了下去。

  诚如他自己所说,这不就是一只狗罢了。作为一个活了无数年的巫师,人命对其而言都是灰灰,一只狗他何必在乎。可他偏偏出手,帮这只狗挡住了波罗叶的攻击。

  他当时为何会帮这只斑点狗?

  这个疑问,执察者自己其实也不知道,或许只是一时怜悯,又或者是冥冥中的预感,或者……一些难以言述的心之所念。

  而他的这个心之所念,说白了,就是迄今为止一些内心不解的综合。

  他不解,安格尔真的是为了炼金的信念与信仰回来的吗?如果他真是这样坚定信仰的人,一开始就不该离开才对。

  他不解,安格尔的绿纹域场从何而来?为何他的绿纹域场,能抵御如此强大的失序效果,甚至到现在都依旧有效。

  他不解,安格尔的底气到底是什么?自从安格尔来到这里,他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,执察者、波罗叶有实力作为底气,可安格尔拿什么当底气?仅仅是因为自己庇护了他,他就有底气?这也说不通。

  最为重要的是,哪怕是到了失序之物诞生的后期,也就是现在,安格尔依旧没有太大的恐惧。这显然不是一个孱弱的正式巫师,该有的表现。

  这些不解,执察者没有答案。但自安格尔到来后,这些不解就一直慢慢的堆砌着,虽然不被他浮于表面,却深藏进了心海,成为了心之所念。

  而这些心之所念,平时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,但在刚才波罗叶对斑点狗动手的时候,它成了某种冲动的助燃物,让执察者主动阻拦了波罗叶。

  或许是灵感,又或许是心之所向,既然阻拦了波罗叶,他就没必要再收回了。送波罗叶一个人情又如何,而且,这种救普通小狗的人情,就对等原则来说,波罗叶也不敢在收回人情时要太多。

  思及此,执察者吞下了反驳的话,算是默认了波罗叶的无理要求。

  这让波罗叶也惊讶了,他本来都准备好舌战一番了,结果执察者居然认了。

  认了好啊!哪怕只是一次小人情,那也是人情啊。

  波罗叶此时心中得意极了,就算看那只斑点小奶狗,也觉得萌萌的。

  而另一边,安格尔则是完全不知道执察者在心理层面上还做了一次自我剖析。对于之前波罗叶要打斑点狗的事……安格尔完全不在意,甚至心中还隐隐催促:打啊,赶紧打!

  斑点狗的表演可来劲了,说不定打它几下,就清醒了。

  至于说,打成肉泥?

  能将斑点狗打成肉泥的人,或许存在,但肯定不是波罗叶。

  安格尔在惋惜波罗叶没有打到斑点狗时,那只作死的狗,又开始“汪汪汪”的叫了。

  不过这次,那只斑点狗是冲着执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超维术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暮色渡河夏只为原作者牧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狐并收藏超维术士最新章节